我们的大学可以创建自己的硅谷吗?


<p>嘛</p><p> CRESIALDA O. MARTINEZ-CANING硅谷已成为创新的代名词</p><p>如今,它拥有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如谷歌,微软,苹果,Facebook,特斯拉汽车,思科系统,英特尔,惠普等</p><p>它之所以得名,是因为那里有许多芯片制造商和制造商</p><p>硅谷是发展激进思想,鼓励创业公司和开发突破性技术的公认领导者</p><p>硅谷的成就和那里的突破也与斯坦福大学有关</p><p> Crunch Network的作家Ritika Trikha观察到斯坦福与硅谷的关系不同于任何其他大学,这个大学促进了自我延续的创新循环</p><p>据估计,自1930年至2014年,该大学的企业家每年创造了2.7万亿美元的全球收入,创造了39,900家公司和540万个就业岗位</p><p>斯坦福大学前教务长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因创新浪潮而备受启发</p><p>斯坦福大学的网站强调特曼的领导作用,特别是通过他的活动,建立所谓的“卓越的尖锐”,指的是吸引最优秀学生的优秀科学和工程研究人员群</p><p> (https://www.stanford.edu/about/history/history_ch3.html)</p><p>随着冷战的开始,特曼推动建造斯坦福工业园区</p><p>这个地方将学者和行业思想集中在一个地方,激励学生创办自己的公司</p><p>它被概念化为大学的新收入来源,也可供租赁的私营尖端科技公司使用</p><p>两位Kauffman研究员,Ernestine Fu和Tim Hsia(2014)将斯坦福大学的创业生态系统归功于以下方面:一种鼓励人们培养开放态度的冒险文化</p><p>为了创建一个创业生态系统,学生将获得广泛的世界观,这对于发展创新者和领导者至关重要</p><p>此外,该大学鼓励跨学科和学校建立联系和协作;提供测试想法的机会;并鼓励学生参与研究并构思他们的想法</p><p>学生团体,培养学生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但受过广泛的教育</p><p>学生培养强大的团队合作能力;他们是多元化和富有想象力的</p><p>在富有成效的企业家和文化资本家的慷慨中所看到的回馈文化已经根深蒂固,他们慷慨地分享他们的时间,金钱,并为学生和初创企业提供建议</p><p>终身教职员工可以教授课程,但经验丰富的企业家将分享他们的经验和见解;并且,也可能向学生介绍潜在的资金来源</p><p>丰富的资金支持学生向潜在投资者展示他们的想法或产品原型</p><p>与行业合作</p><p>指导和网络的接近度证明是导致企业家精神和创新增长的另一个因素</p><p>不只是企业家做指导;教师也为当地公司提供指导</p><p>政府对研究的支持</p><p>斯坦福模式可以激励我们的大学将学术界开发和创造的思想转化为可行的产品</p><p>发展我们自己的硅谷可以成为我们社区经济增长和提高竞争力的战略</p><p>但如果将这六个条件作为记分卡,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将如何运作</p><p>我们有什么需要成为特曼</p><p>我们是否拥有允许我们提出建议和赞助想法的结构</p><p>我们能否发展自己创建硅谷所需的创业生态系统</p><p> Caning女士是De La Salle大学Ramon V. Del Rosario商学院的工商管理博士(DBA)学生</p><p>她欢迎来自[email protected]的评论</p><p>上面提到的观点是作者,并不一定反映DLSU,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